经济网

共享健身舱,伪需求or健身业开拓者

一间四五平米的玻璃房子,里面一台跑步机,配有电视、空调、空气净化器,这是以“共享”冠名的最新商业产物之一:健身舱。

近一个月来,共享健身舱纷纷落地北京一些小区,引起巨大关注,短时间内融资超过三千万元。共享健身舱以其利用碎片化时间的便捷性打入社区,以基础设备付费与衍生收入为主要盈利模式迅速发展。

在跑步条件不便利的小区,共享健身舱目前已经受到了部分用户的喜爱,整个晚高峰使用者不间断。

尽管外界还存有诸多疑问,但已经有多名玩家陆续进入赛道,其中包括两家具有体育行业背景的公司也宣布入局。主打社区的共享

瞄准都市生活的健身痛点

2014年,“互联网+”大潮涌入体育健身行业,资本和市场一度火热,各种健身类创业项目涌现,计时收费的自助健身房超级猩猩、乐刻等产物,打破大型健身房及健身工作室的传统模式,开始尝试更加灵活和互联网化的管理。

今年8月,冷却多时的健身运动市场被一个“小盒子”重新点燃,一周之内完成两轮融资,估值过亿的共享健身舱“觅跑”一夜之间站在了风口上。

共享健身舱瞄准生活节奏快的年轻人,试图解决他们时间碎片化、健身愿望强烈但又缺乏合适场景的痛点。

最先出现的共享健身舱品牌“觅跑”提出五分钟运动圈社区运营模式,其追随者“抖吧”提倡打造“我家楼下的共享健身舱”,这些健身舱的共同点是使用门槛低,快速便捷灵活,便于利用碎片化的时间。

“觅跑”在一周之内获得了天使轮和Pre—A轮共计2500万元融资,估值过亿,投资方也不乏经纬创投等知名机构。据知情人士透露,“觅跑”A轮融资也即将完成。

“抖吧”在迅速进入赛道后也完成了天使轮融资。这两家共享健身舱都瞄准中高档小区,并已开始投放。

一周前,一个名为“纯净跑”的共享健身舱宣布进入赛道,号称“把德国空气搬过来的共享健身舱”,声称已经完成首轮融资1000万,项目估值达5000万。与前两款产品相比,“纯净跑”面积略小,内置跑步机与空气净化设备,通过智能语音系统控制,可以实现线上健身指导。

值得注意的是,纯净跑项目团队此前曾打造了中国第一款智慧健身房力方体,能够上传运动健身数据、提供健身指导,已经在全国上千个健身房入驻。此次借共享健身舱的风口转型也算是有一定基础的拓展。

除此之外,8月16日,“全民酷跑”宣布进入共享健身舱领域,目前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特色在于主导双人同步跑。

一个月内,融资超过3000万元,至少四家公司进入赛道,资本与市场的关注促进了创业项目的聚集。

多种盈利模式

让一些投资人心动的是共享健身舱的低成本和高收益。据一家健身舱公司的创始人介绍,其每个健身舱成本约15000元,算上运维、折旧、损耗等费用,不超过20000元,大规模量产后总成本还会下降。

共享健身舱的盈利包括基础收入和衍生收入。目前健身舱使用付费标准为每小时12元,“觅跑”自助健身房是0.2元/分钟,1元起步。这是共享健身舱最基础的收入。

而在营收方面,仅计算基础的计时付费收入,按照现行的每分钟0.2元,每天早晚共计约5—6小时的有效使用时间计算,每台健身舱每天收入60元至70元,预计8至10个月收回成本。

然而事实上,衍生收入是另一笔可观的盈利。未来,广告可能成为重要部分,舱身外面可以做天然的广告位,舱身内部则做广告的机会更多,健身舱内的电视可以引入视频广告商,跑步机上的显示屏同样可以加入广告。

在新零售发展火热的情况下,共享健身舱内还有自动售货机等多种形式的发展空间。目前大部分商业形式占领的范围以商圈为主,而广大的社区则仅有为数不多的小商店,经营范围也极其有限。

共享健身舱利用其已经与社区达成合作的便利条件,引入新零售,将会是一个盈利点。目前“觅跑”健身舱内已经有部分商品,如纯净水2元,高级纸巾1.5元,扫码自取。

互联网入口结合线下流量等同样价值巨大。“觅跑”共享健身舱的使用需要用户下载APP,支付押金,对于相对固定的社区,这一流量入口精准定位于中高端收入人群,有针对性的广告投放将会是有效的市场营销手段。

此外,共享健身舱通过APP上的用户运动行为,可以积累相当丰富的健身用户精准数据,商业时代信息有着极大的价值,如果与互联网大数据公司合作,也能为健身舱带来一定的收入。

第一个投资“觅跑”共享健身舱的猎鹰创投非常看好这一盈利模式,创造了从洽谈到打款只用了一小时的行业“神话”。之后“觅跑”在一周内融资两轮,可以说猎鹰的“稳准狠”推动了资本的加入。

猎鹰创投合伙人李圆峰认为共享健身舱兼具了商业价值、资本价值与社会价值。在他看来,这一领域一定会跑出一个独角兽来。

便捷体验吸引小区跑者

毕振投放健身舱的目标小区是有2000到2500户以上住户的中高档小区。从“觅跑”APP上可以看到,目前已经投放健身舱并投入使用的小区有9个,位于朝阳区的东方雅苑是大望路附近的中高档小区,房价平均8万元/平米,住户以20到40岁年龄段为主。

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健身舱盈利状况因小区具体的健身环境而异。如朝阳区京棉新城,由于小区内人车分离,有适合户外跑步路段,有多人在环小区跑步,周三晚上八点到十点的健身舱仅有两位使用者,各使用了约半小时。

而同在朝阳区的东方雅苑小区,居民楼相对密集,户外跑步条件较差,在周三晚七点到十点间,一直不间断有人使用,三个小时共计4人使用。当天,一名女士提前预约了使用时段,相应时段,其他用户则无法扫码打开舱门。

有意思的是,上述其中三位用户均持有传统健身房的年卡,但不常去,小区健身舱的出现让他们可以方便地跑半小时。一位34岁的央企男员工称:“我在单位附近和小区周围的健身房都有健身卡,如果做力量型训练会去健身房,但是没时间的话晚上下班过来跑半个小时很方便,目前一周在健身舱跑步三次”。

一位中年男子带着体型稍胖的儿子在健身舱里跑步,他认为体验效果还好,“感觉跑步机稍微有点硬,不过比在户外跑对膝盖好一点。”

便捷和良好体验,是吸引这些用户的决定性因素。

目前“抖吧”共享健身舱投放仅一台,注册用户和使用频率的增长都较为可观,每周使用3次及以上的用户有几十位,单次使用平均约40分钟,部分用户使用较为稳定。“抖吧”健身舱正在完善产品,寻求融资。

就目前健身舱的使用情况来看,基本可以实现平均每天4小时左右的使用,考虑到共享健身舱投放不到一个月,在培养市场阶段,目前盈利基本能够达到创业者的预估。

可以预料的是,在刮风、下雨、雾霾或者天气太冷太热等状况下,将会有更多的用户使用共享健身舱。

在怀疑中争分夺秒

对于共享健身舱这一新事物,各方观点不一,有人认为是玩概念,还有人称是追逐风口的伪需求,更有人对安全问题提出了担忧,对此,创始人和投资人都表示有信心。

互联网观察家葛甲表示:“健身确实是个强需求,但强不到可以连洗澡设施都没有的这种程度。”他认为,健身更大程度上还是要注重体验的,共享健身舱这样人为割裂重要环节的健身服务,跟只给饭吃不给水喝的饭店有什么区别?

也有人提出,健身舱除了跑步还有更多比如力量型训练的需求没办法得到满足,李圆峰表示,一方面下一步会增加椭圆机、滑翔机等器械,另一方面,我们提倡的是运动而非健身。“我们的目标是先让大家动起来,先有好身体,要塑形锻炼身材,可以去健身房”。

对于共享健身舱一直以来被忽略的安全问题,从事多年私教的赵吉利提出了强烈的质疑,他曾在健身房目睹过有人从跑步机上摔下来,也有人酒后健身心脏病突发叫了救护车。

无论如何,尽管看法不一,共享健身舱仍然在各方的争议中迅猛发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共享健身舱领域,速度和资本是决胜筹码。

玩家迅速进入,赛道变热,跑马圈地,占领较大的市场份额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一阶段,融资速度、地推能力、产品能力等是关键因素,目前两家创业公司都在争分夺秒地追赶和改进设备。

8月20日,“觅跑”首个健身舱落地首开万科天地,后续还有更多健身舱将进入万科社区,并在七夕夜发布全新的2.0运动舱,落地上海绿地、V领地社区。在产品迭代和拓展市场方面,“觅跑”以领跑者的姿态遥遥领先,绝对优势已经奠定,资金不再是问题,下一步就是占领更多市场。

“抖吧”的迭代产品也在调试中,尚未对外投放。纯净跑公众号页面显示将于9月6日在北京发布科技感十足的共享跑步舱。

可能目前共享健身舱并没有掀起多大风浪,而随着北京秋冬季严重雾霾天气的到来,共享健身舱的玩家们势必会迎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锋,在用户数大幅增加的时候,拼技术拼体验的战场将会硝烟四起。

新京报记者唐亚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