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又见夜上海

2019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雨菲|上海报道

责编:郭芳

编审: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4期)

这个夏天,“夜上海”爆红社交网络。

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夜上海”的魅力就曾风靡世界。

那是带着海派文化腔调的夜上海底色——富有绚烂的摩登魅力,也有迷人的文化沉积;有繁华的国际范,也有温暖的烟火气。

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夜上海被赋予了新时代的全新色彩。其中,以“夜间经济”的视角重新发掘“夜上海”,以其助力城市经济发展,成为城市管理者的创新之举。

“夜间经济”,一个被预估为万亿级的市场商机,支撑起这个庞大市场的是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和强劲的消费需求。

夜间经济前所未有地成为上海官方文件中的重要角色——上海商务委等九部门于2019年4月底联合出台《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大力发展上海的夜间经济2.0版,围绕打造“国际范”“上海味”“时尚潮”夜生活集聚区的目标,鼓励业态多元化发展。

随后,北京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绘制了“夜间经济”的蓝图。参与这一轮夜间经济角逐的城市还有济南、南昌、天津、成都、西安……

为这些城市提供激励的是“夜间经济”的鼻祖伦敦:2017年夜间经济占全英国GDP的6%,已成为英国的第五大产业。其中,为首都伦敦提供了1/8的工作岗位,收入达263亿英镑,预计到2030年将达300亿英镑。

毫无疑问,在这一轮夜间经济的城市角逐中,夜上海成为极富活力的代表。

夜上海,是外滩被暖黄色灯光点亮万国建筑博览群、引人驻足拍照的黄浦江游船和对岸陆家嘴;是新天地传统石库门里弄中特色的餐厅酒吧露天摆位,三五好友在觥筹光影间的放松小酌;是豫园充满古韵之美的海上梨园和灯彩艺术,感受观灯看戏、品味老字号美食的独特体验;也是昌里路夜市美食街的人头攒动,香气升腾,像一个味觉地标承载着一代人的童年记忆……

上海夜经济的再次繁荣,归根结底在于,此次打造“夜上海”的方案中,重点强调了“坚持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原则。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这在上海的夜间经济发展中得到了贯彻和诠释。

如同上海市首位夜间区长、黄浦区副区长陈卓夫所说的那样,“夜间经济本身最终是一个市场经济。最明白的是企业而不是政府,要搞活夜间经济,企业是主体,而政府要做的是包容审慎的监管和服务。做好放开发展和规范引导管理并重,政府要打造的是适当的夜经济环境。”

又见夜上海,透过“绣花”一样的精细化城市管理,我们看到的是上海的主政者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统筹协调的艺术。

上海商务委等九部门联合出台的《意见》,拉开了上海夜间经济2.0版的序幕。这也被解读为上海的夜经济从野蛮生长的1.0时代走向了谐调多元的2.0时代。

“夜上海”归来!但此“夜上海”已非彼“夜上海”。

p16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前车水马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王雨菲_-摄

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前车水马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摄

机制的创新:

国内首创“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

与夜间经济一起走红的是“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

上海此次打造“夜上海”的方案中,重点强调了“坚持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原则。而最能体现这一原则的是借鉴国际经验,建立“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

在纽约,夜生活办公室负责人被称为“夜间大使”;而荷兰、巴黎等欧洲城市,也有聘任的“夜间市长”。他们的工作,是负责统筹协调夜间经济的发展。

上海的“夜间区长”由各区分管区长担任,统筹协调夜间经济发展,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则由各区招聘具有夜间经济相关行业管理经验的人员担任。

截至目前,上海市已有黄浦区、杨浦区、徐汇区等区相继选出近20位来自商业企业、具有深厚行业管理经验的企业负责人作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协助各区“夜间区长”工作。

按照制度设置,把核心经营者与城市管理者放进一个“盘子”里,方便夜间经济活动的统筹管理。而把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纳入管理层面,以简政放权激活市场活力,则促进企业潜力释放,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豫园股份总裁助理胡俊杰被选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之一,他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说,作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他主要是发挥好资源协调的作用,为政府和他所经营的豫园搭建起一座沟通的桥梁。“豫园要努力响应政府引导,发挥市场主导作用,利用好自身的夜间文化和旅游设施资源,打造多元的夜间特色文化体验活动,研发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文化艺术项目。”

上海市首位夜间区长、黄浦区副区长陈卓夫认为,“夜间经济本身最终是一个市场经济。最明白的是企业而不是政府,要搞活夜间经济,企业是主体,而政府要做的是包容审慎的监管和服务。做好放开发展和规范引导管理并重,政府要打造的是适当的夜经济环境。”

p17上海豫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王雨菲_-摄

上海豫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摄

市场的力量:

因地制宜,打造地标性夜生活集聚区

《意见》出台后,上海各区陆续引入市场主体,整体开发运营特色街区,建设一批公共市集、邻里中心等吸纳便民特色小店入驻的公共设施。

这也让上海的夜经济更具“烟火气”。以往面临一些政策门槛的夜市、酒吧街,此次迎来“破冰”。

《意见》摒弃了之前由政府对夜市商户强制性关停的做法,转而指导夜市运营管理主体自行建立夜市管理规定。

锦江乐园夜市是依托于上海第一家大型现代化游乐园——锦江乐园的季节性夜市。今年夜市从4月18日开市,使锦江乐园里的吃喝玩乐变得更加一体化。

锦江乐园夜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上海第一个严格意义上规范管理的夜市。每一个美食摊位,都有统一办理的小餐饮备案。

因其地理位置优势和管理规范制度,锦江乐园夜市或是上海目前唯一一家露天夜市,共引进了78家摊位、200多种来自台湾、四川、陕西和上海本地的各色美食,夜市的停止营业时间从原来的22点延长到了凌晨,让广大吃货的夜宵从春天满足味蕾的苏醒,一直吃到冬日里热腾腾的小确幸。

市场的力量最是敏感

夜间经济,市场的力量最是敏感。

上海很多现在业已成熟的夜生活集聚区,在最初其实并没有经过政府引导与规划,而是在因地制宜的思路下,市场自发形成了如今的规模。

位于黄浦区巨鹿路的大同坊Found158,现在称得上是摩登“国际范”的时尚夜生活地标。

然而最初,这个隐藏在绿地深处占地1.4万平方米的鱼形下沉式广场里,做酒吧、餐厅聚集的“夜生活一条街”并不像今天这般有序又热闹。大同坊的乱象直至原开发商找到上海大同延绿置业有限公司,将其转让出来,才得到了“拯救”。

大同延绿置业运营部总监周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接手大同坊之后一贯的理念就是打造魔都潮人聚集的时尚地标。如果和之前一样,随便开很多夜店、酒吧,不一定会成功的,万一失败就很难再翻身了。”

大同坊的地理位置有利有弊。利,在于市中心的地段非常好,开放式空间适合做整体设计,而且位于延中绿地下面,附近没有居民区,不必担心扰民的问题;弊,在于下沉式广场较为隐蔽,周边又不能做广告,吸引客流成了问题。周文因此在招商过程中格外挑剔,他们开始去红极一时的永康路寻找有较好粉丝群体的店,还找到了人气颇高的爵士酒吧JZ CLUB。有了目标,招商过程就变得很顺利,不到一个月,除了两家千余平方米的大店面外,其他20多家商铺就全部招满,而且自带客流,开业后并未推广宣传,入驻店铺自身便带来了大波人气。

据周文介绍,目前大同坊引进了26家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餐厅和酒吧,并且80%都是原汁原味本土经营的。

在这里经营着一家越南餐厅的Anh,热情地向记者一一介绍大同坊的特色餐厅酒吧,“里面有巴西餐吧,放着动感的拉丁音乐;对面是运动酒吧,去年世界杯的时候人满为患不得不限流;那边的魔术酒吧非常特别,是亚洲第一家以魔术为主题的酒吧;当然还有华东地区排名第一的TAXX夜店和上海最老牌的爵士酒吧JZ CLUB……每一家都很有趣,消费者们来到这里,可以选择各种不同的体验。”

特色鲜明、自带人气、多元化、国际化的大同坊是首批夜上海特色消费示范区,也将进一步打造地标性夜生活集聚区。

p18-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胡俊杰(左)在海上梨园亲身体验“夜游豫园”-供图_-上海豫园

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胡俊杰(左)在海上梨园亲身体验“夜游豫园”  供图|上海豫园

p18-锦江乐园夜市里各色小吃摊位深受游客喜爱-《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王雨菲_-摄

锦江乐园夜市里各色小吃摊位深受游客喜爱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摄

p18 大同坊里来自世界各国的特色餐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 摄

大同坊里来自世界各国的特色餐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 摄

对标国际 

“深夜食堂”和酒吧夜店只是“夜间经济”的一部分,上海还需要发展更为丰富的夜间消费品类。叠加文化艺术体验,如影院、剧院、博物馆、美术馆、画廊、书店等,都应该是“夜间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当然也是《意见》所希望的。

但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高水平,上海夜间经济的现状仍有不少差距。

世邦魏理仕(CBRE)中国区战略顾问部主管王笑梅认为,“无论从上海的文化融合度,还是从城市适合打造夜间经济生活圈的街道肌理来看,巴黎都有很多可以参考之处。巴黎的夜间生活形式文化底蕴深厚,形式多样,戏剧、歌剧、音乐剧、博物馆,夜游等,正是我们把‘夜间经济’形态从商业文明向商旅文化升级的很好的样板。”

海派文化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深厚底蕴,而豫园承载着上海的百年历史文脉与城市记忆,自然是夜上海中最具“古韵美”的城市名片。

作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之一的豫园股份总裁助理胡俊杰,一直在积极探索和推动“夜游豫园”项目,引入多元文化活动,打造特色商圈活动、跨界潮流热点主题,为豫园品牌注入年轻活力,力争为上海夜生活经济打造文化地标。

“豫园本身就与传统戏曲密切相关,豫园建造之初,就有梨园戏班在豫园内表演。2015年豫园股份对‘海上梨园’原址启动了升级改造。”胡俊杰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海上梨园地处豫园地区的核心位置,“举头即见陆家嘴金融区的现代城景、高楼林立,俯首便可阅尽老城厢的市井繁华、青瓦飞檐。”它既是俯瞰豫园的一方戏台,也是一处大隐隐于世的空中庭院,是夜晚欣赏品鉴传统戏曲演出的绝佳去处。那里每周为观众带来两场演出,成为豫园夜市概念打响后的第一波文化活动亮点。

被誉为“海上第一茶楼”的湖心亭茶楼已有200年历史,曾经是海上文人聚会盛地。

胡俊杰特别提到,自去年7月开始,湖心亭推出“湖心雅集文化讲坛系列”,陆续开展了海派书法名家讲坛、海派书画欣赏、鉴宝英雄会等活动。

在那里,一位刚参加完一场琉璃艺术创作分享会的老人接受记者采访感叹说,“坐在茶楼里一边赏着外面的夜景,一边感受中国传统艺术的工匠精神和深刻内涵,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但如何吸引年轻游客让胡俊杰他们颇费脑筋。他告诉记者,豫园股份一直在升级豫园夜间商城概念中,不断创新发力,今年新开业的文昌街就是其中一项。

面貌一新的文昌街以“银杏树下的守艺人”为核心点,集结一批各具特色的文创小店,形成了独具历史文化气质的豫园文创街区,吸引的多是年轻人。一位大二学生对记者说:“之前对豫园的印象一直就是观观灯,吃点小吃,这次过来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尤其文创一条街,每家店铺都很有特色。”

 

p19 春节民俗灯会期间的豫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 摄

 

春节民俗灯会期间的豫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雨菲| 摄

政府的服务:

既提供财政支持 更打造夜经济环境

夜间经济对政府的治理能力是一种考验。政府要打造的是适当的夜经济环境。

以最让年轻人怀念惋惜的酒吧街和夜市为例,位于上海静安区的大沽路曾经是一条汇集了74家特色店铺的小街。每当周末人气最旺的时候,通宵的嘈杂声让附近的居民不胜其烦,投诉不断。

“就算你熟睡也会被声音吵醒,就像球场上进球的欢呼声。”中凯居民区的居民回忆道。

两年前,同其他酒吧街和夜市一样,大沽路也遭遇了一场针对夜间营业的集中整治。

整治之后,街道再也没有接到附近居民的投诉。然而,这条特色街道,夜间就此暗淡了下来。就连当时负责整治大沽路商户的南京西路街道办事处看到此情此景,也深感惋惜。

随后不久,大沽路上的商户们为了改善经营状况,给街道写了一封联名信,信中表示,作为经营主体,他们十分抱歉在经营过程中对社区居民的日常起居造成了不良影响。但集中整治,也造成现在多家商户生意冷清,经营困难。希望政府给予一定的宽松度,所有商户将规范经营,自我管理,并接受街道和社区居民的监督。

街道组织商户经营者、社区居民和执法部门等一起商议,共同推出了“经营公约”,而后大沽路上所有74家商家成立了商家自治委员会。商家们自觉遵守“公约”,例如,外摆位晚上11点以后必须撤回店内,酒吧播放音乐音量必须控制在60分贝以内……如今,夜间经济又重新焕发活力,大沽路的夜晚重新被点亮。

设立“夜间区长”的意义正是在于,提升政府对夜经济的服务能力。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调查显示,限制游客夜间体验的因素中,受访者担心安全问题占比49.4%,夜间交通不便占比25.8%。

夜间消费人流、车流量都比较大,能否保证充足的停车位?部分城市公交、地铁停运时间较早,如何解决夜间出行便捷化问题?安全保障措施是否到位?这些都考验着政府的治理能力。

例如,上海的《意见》中就把加强交通组织单独列出来,作为鼓励夜间经济发展政策中重要的一条,强调在夜生活集聚区周边区域增加夜间停车位、出租车候客点、夜班公交线路等,以此为夜间经济消费者和从业者提供安全便捷的出行保障。

据了解,上海地铁实行周末延时运行已有两年,延长一小时。从国外的经验看,2016年,伦敦市政府在两年的筹备后实现了地铁主干线在周末的通宵运营。据悉,全世界只有纽约和伦敦实现了地铁通宵运行。

当然,财政的支持也相当重要。

《意见》表示,政府要发挥财政政策作用,加大夜间经济发展扶持力度,统筹利用本市相关财政扶持资金,按照相关资金管理办法和使用指南的规定,支持夜间经济发展。鼓励各区政府结合实际,支持一批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重点项目。

p20 各地出台的夜间经济政策-1

各地出台的夜间经济政策

p21 各地出台的夜间经济政策-2

各地出台的夜间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