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湖南攸县病死畜禽处理中心污染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湖南攸县报道

“焚烧死猪的时候,臭得很。”8月2日,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网岭镇笙塘村村民吴晓天说,臭味来自紧挨着笙塘村的联和村一家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污水也疑似直排到了池塘里面。

据吴晓天介绍,今年6月开始,这个处理厂不停地散发出恶臭味,村里人用上了堵路等各种招数与该处理中心的建设和运营方绿佳丰公司“斗”起来。另一村民罗云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这个厂子搬走。”

一个承担着株洲攸县范围内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项目,在建成运营一年半后为何遭遇当地村民的强烈反对?在接到当地村民来信投诉后,《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前往现场实地调查。

民生工程投产一年内运行平稳

攸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项目位于攸县宁家坪镇联和村,紧邻攸县网岭镇笙塘村。在攸县,这个项目被当地政府视为民生工程。

2017年6月9日,湖南绿佳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绿佳丰”)中标攸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体系采购项目。攸县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12月25日,位于宁家坪镇的攸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完成安装调试并试机成功,标志着株洲地区首个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成功运行。由绿佳丰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投资1500万元,建成日处理能力达30吨的处理中心1个,收集暂存点2个,以及运输和监控平台等设施设备,对全县的病死动物及其产品实行统一收集、集中处理,不会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

攸县政府官网上公示的绿佳丰环评报告显示,该项目拟采用高温灭菌、油脂分离、固物烘干等技术,设计处理病死畜禽30吨/日,年处理规模为9000吨,年生产成品工业油脂约1050吨,成品有机肥料约3150吨。

绿佳丰实控人吴益良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项目从2018年1月1日开始正式运营,直到今年6月之前的一年半时间里,并没有遭到当地村民的反对。

攸县环保局党组成员苏建成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2018年6月之前,县环保局只收到一次针对绿佳丰公司的投诉。

对吴益良的说法,罗云也坦言,今年6月之前,大家确实没怎么反对,可能是厂子隔三差五地烧,臭味不那么重,污水也不多。

超负荷运转致村厂关系恶化?

到了今年6月,绿佳丰为何忽然变得臭气熏天,污水横流,村厂关系反转?

在吴益良看来,这都是超负荷运转惹的祸。

按照设计规划,绿佳丰的最大处理能力是每天处理30吨病死畜禽。吴益良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实际处理能力是15吨左右,即便加班,也只能做到20吨/天,“不可能24小时都开工”。“今年,猪瘟疫情比较严重,处理量猛增。这就超出了绿佳丰的处理能力,整个攸县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天要烧100多吨。平常一天只烧5-6吨,3-4天才烧一次,现在是天天烧,烧了一个多月。”吴益良说。

为何超负荷运转会带来强烈的臭味?

按照湖南景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环评报告,该项目正常情况下排放粉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烟尘时,评价区域各污染物最大落地浓度占标率均不超过10%,各污染物叠加背景值后对保护目标的影响较小,均不会出现超标现象。非正常排放时,各污染物叠加背景值后H2S、NH3出现超标现象,对敏感处和周围大气存在一定环境影响。

那么,村民反映的臭味从何而来?笙塘村一个村民说,绿佳丰收运的病死猪运输时要经过笙塘村,运送病死猪的车有些是密封的,有些是敞开的,“三轮车、四轮货车,什么车都有,太臭了。”

吴益良解释,绿佳丰以前收病死猪都是用公司的冷藏车,全程密闭冷藏,路上不会有臭味。但是,今年6月以后,运输量远远超过该公司的运输能力。“公司就4台冷藏车,拉不过来。”

此外,病死猪的量太大,有些病死猪在拉运的时候已经腐烂,不能密闭冷藏运输,其散发的臭味自然一路随行。吴益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有的养猪场的猪死亡以后,因为保险定损不及时和别的原因,有的猪已经腐烂,“人不能上手,只能用铲车。”

处理量超负荷的另一个后果是,腐烂发臭的病死猪到了绿佳丰公司之后,无处堆放。吴益良说,绿佳丰冷库的最大储藏量是50吨。6月份,有时候一天就拉过来80吨,第二天又拖来90吨,没地方堆放的病死猪就只能堆在洗车间,恶臭扑鼻。

“从工艺上讲,比起以前焚烧的正常病死猪尸体,焚烧已经腐烂的病死猪,臭气会更重。”吴益良还解释称,

污水问题也让村民感到头疼。

按照环保规定,绿佳丰产生的工艺废水(冷凝水)和洗涤废水(地面、车辆冲洗水,设备清洗废水,消毒废水),统一收集后进入废水处理系统,处理后达到《城市污水再生利用工业用水水质》(GB/T 19923-2005)与《城市污水再生利用 城市杂用水水质》(GB/T18920-2002)中相应标准后,回用于厂内用水工序,实现生产废水综合利用,不外排。生活污水排入化粪池,用于周边绿化灌溉,不外排。

也就是说,绿佳丰公司所产生的生产废水和生活污水都不应该外排。

不过,据村民介绍,污水还流进了池塘,“池塘的水是用来灌溉农田的,下田之后,脚上就非常痒,越抓越痒,然后就抓烂了。”罗云告诉记者。株洲清蓝环保志愿者协会7月1日在现场调查的水体检测结果显示:“通过仪器检测,池塘水体氨氮含量为1.9mg/L,相当于地表水劣五类标准。”

苏建成也告诉记者,今年6月份,绿佳丰存在部分废水不正常排放的情况。据攸县环保局的一份文件,6月28日,县环保局工作人员现场检查绿佳丰,“发现绿佳丰确实存在废水渗漏外排痕迹,厂区旁水沟底部存在秽物沉积,厂区内事故应急池废水未清理、锅炉灰渣乱堆乱放、雨污分流沟存在秽物沉积、在厂界检查期间闻到一股臭性气味。”

对此,吴益良的说法是,污水主要是因为清洗车辆和场地造成的。运猪的车要在公司空地上面清洗,洗车的水没有收集处理,流下去了。当时攸县又连续下雨,污水就流进了池塘,池塘往下游就直接流进了河。

除了臭气与污水,还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绿佳丰运输病死猪必须经过的笙塘村路段附近有生猪养殖户。生猪养殖户杨三娥说,她的养殖场年出栏生猪80头,但如今一头猪都不剩,全死了。她怀疑是绿佳丰公司运输病死猪的车辆带来的病毒导致其养猪场生猪死亡。笙塘村另一位养殖户吴建功说,他养殖的猪也先后死亡,最后一批38头猪因为被怀疑感染猪瘟病毒,兽医站直接电棒扑杀。他也认为是绿佳丰运输死猪带来的病毒感染,导致他“损失10多万元”。

不过,不管是杨三娥还是吴建功都未曾掌握自家养殖场生猪病死与绿佳丰之间的关联证据。

选址争议待解

突然严重起来的臭气与污水,让笙塘村与绿佳丰的冲突变得激烈。

笙塘村村民封了绿佳丰运输的必经之路。在笙塘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在一段不到500米的水泥马路上,至少有4处断口,有的地方用泥土和石块堆成约一米高的路障,有的路段直接用挖掘机挖断,均无法通行。

罗云说,封路之外,笙塘村村民还曾在绿佳丰门口堵门,挖断电缆,阻止生产。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冲突期间,攸县政府、网岭镇、笙塘村与绿佳丰公司曾多次召开协调会。

攸县环保局6月28日调查之后,要求绿佳丰公司严格整改,做到废水经处理后全部循环利用不外排,废气经收集处理后达标排放。据攸县环保局文件,“2019年7月3日,我局工作人员到该企业进行跟踪检查,发现绿佳丰公司现已将厂区内废水恢复正常循环利用,厂界旁水沟已全部清理并进行了消毒处理,厂区内事故应急池内废水、锅炉灰渣已全部清除,雨污分流沟内存在沉积秽物已全部清理完毕。”

吴益良称,公司追加了除气塔,也增加了一个70m³的污水处理池,大约还有一个星期就能全部整改到位。

苏建成说,环保局的要求是,绿佳丰对照环评要求的每项措施整改到位,通过第三方公司监测评估之后,才能恢复生产。

笙塘村一位村干部说,“以前烧死猪那段时间,每家每户都关门闭户;停了以后,好舒服啊,可以打开窗户睡觉,可以出来乘凉了。”

笙塘村村民并不认为整改到位即可。《网岭镇笙塘村全体村民请求报告》认为,“因第一步选址错以后,步步皆错,才导致如今严重后果”,“请求攸县政府从快重新选址,搬迁攸县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

《网岭镇笙塘村全体村民请求报告 》在附件中引用《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场所选址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距离动物养殖场、养殖小区、种畜禽场、动物屠宰加工场所、动物隔离场所、动物诊疗场所、动物和动物产品集贸市场、生活饮用水源地3000米以上;(二)距离城镇居民区、文化教育科研等人口集中区域及公路、铁路等主要交通干线500米以上。"但是,“绿佳丰公司到宁家坪镇农贸市场及镇区居民的距离 2.24千米,笙塘村建飞养殖场的距离350米,网岭镇养老院的距离340米,整个笙塘村居民点距离都在3公里以内”。

吴益良则认为,绿佳丰选址符合相关规定,也获得了从湖南省、株洲市到攸县相关部门的评估认可。他还援引农业部办公厅2014年发布的《关于动物无害化处理场选址有关问题的意见》说,并不能机械地只看农业部2010年7号令。该意见称,“对无害化处理场进行动物防疫条件审查时,可根据不同的无害化处理工艺,以及所选场址与周边场所的地理和人工屏障等情况,对《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规定的无害化处理场与周边相关场所等的距离要求作适当的技术性调整,调整应由省级兽医主管部门组织开展风险评估,且评估合格。 ”湖南景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环评报告也认为,项目选址从大气影响角度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项目卫生防护距离内无居民,大气污染控制措施可行。

攸县畜牧水产局局长符劲松也表示,厂址周围有一两户居民,与周边有居民区是不同的概念,绿佳丰当初选址时获得了湖南省专家的认可。

虽经过多次调解,笙塘村的路仍未恢复通行。上述村干部说,封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封了路,村民自己进出也不方便。符劲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作为攸县唯一的病死畜禽处理中心,绿佳丰停产近一个月,当地只能采取以深埋为主的办法来处理病死畜禽,压力比较大。吴建功说,其养猪场的死猪就是他花了600元请挖机挖坑深埋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除了绿佳丰这个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在其旁边不到20米的地方,宁家坪镇生活垃圾热解处理中心项目正在施工建设。笙塘村数位村民又开始担心,这里将来也会污染他们的生活环境。

(吴晓天、罗云均为化名)

编辑:陈栋栋

编审: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