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世贸组织生死存亡的时刻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进博会现场报道

11月5日下午,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称“进博会”)现场,“世贸组织改革与自由贸易协定”论坛上,来自全球的政商精英在世贸组织面临生死存亡威胁的情境下,共同寻求解决之道。

WTO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

“现在世贸组织正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说。

出席论坛前,他刚刚参加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小型部长会议。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在为维护贸易自由和多边贸易体制而努力。

就在前一天,在泰国曼谷传来了好消息: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正式宣布,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以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

这意味着15个成员国将享受更加密切的贸易投资关系。

“乌兹别克斯坦正在申请加入世贸组织。”乌兹别克斯坦副总理加尼耶夫在论坛上表示。事实上,他们在1994年已经宣布要启动加入世贸的进程,但期间有10年的时间一直在摇摆、选择,究竟要加入还是不加入。“世贸组织有很多问题和矛盾,但是现在还没有一个更好的体系能够替代世贸组织,因此我们的国家做出决定加入世贸组织。”

加尼耶夫认为,应该摒弃贸易保护主义,减少行政干预。进博会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典范。

格鲁吉亚“伙伴基金”总裁萨加涅利泽在论坛上表示,格鲁吉亚积极参加WTO的多边贸易谈判,进一步使世界贸易自由化。

格鲁吉亚是最早响应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之一,并成为受益者。“作为格鲁吉亚与中国自由贸易协议的一部分,格鲁吉亚最大的商品和服务自由贸易市场于2017年开放了,与此同时根据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约有94%的格鲁吉亚出口商品免关税。”萨加涅利泽说,“只有世界和中国好了,格鲁吉亚才会更好。”

印度尼西亚总统特使、统筹部长卢胡特肯定了WTO对促进国际贸易经济增长以及可持续发展扮演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表示,WTO仍旧是非常重要的组织,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是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基石。

“印度尼西亚的经济增长大概有5%左右, WTO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卢胡特说。

如同王受文所言,“即使世贸组织是不完美的,但是依旧还是在促进全球和平、贸易增长、经济发展和就业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国家如此,对企业也不例外。

“如果我们想要在国际场合合作来确保我们能够进行投资发展市场的话,必须要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WTO实际上就可以提供这样一种公平的竞争环境。”罗氏集团董事会副主席安德烈·霍夫曼说,对他们来说,这个问题格外重要,“我们支持多边主义这种全球方式。”

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受益于全球化发展起来的联想同样如此。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说,从企业角度,当然希望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能够进一步推进。“对于一家全球化公司来说,我们更希望看到各个国家关税都能够降低,关税壁垒都能够减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摄2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摄

支持WTO和贸易多边主义,毫无疑问是论坛上的共识。

WTO上诉机构创始成员、前主席詹姆斯·巴克斯说,他支持自由贸易。作为美国人,他希望美国总统也能够有这样的支持。“我们支持多边主义,是因为在贸易方面,我们面临着危机和非常严峻的考验,我们是否还相信贸易多边主义?WTO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在WTO当中我们会做很多关于贸易的决策,来维持这个贸易的可持续发展,并且鼓励贸易的流动。”

达能集团秘书长兼执行总裁欧阳伯堂不无担忧地说,“如果所有这些国家的多边方式,没有办法实现这种稳定性的话,那我们就有风险了,我们需要找到这样多边方式,来确保全球贸易能够创造价值,并且对所有国家都有意义。”

WTO不完美,但退出不是一个好答案

当然,WTO需要进行改革,这也是共识。

印度尼西亚总统特使、统筹部长卢胡特说,因为这是20多年前的谈判结果,并不能够完全反映目前贸易的发展和现状。而改革要专注于发展,并且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能力。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这种巨大差距,也导致世贸组织在解决一些至关重要的贸易问题时陷入停滞,有一些国家采取单边措施,来保证自己的贸易平衡,但是这样的贸易摩擦是没有赢家的。”卢胡特说,“我们需要确保公平的权利、公平的机遇以及对所有国家来说公平的规则,以促进互利、平衡、包容的发展。”

而站在企业的角度,杨元庆希望投资的便利和透明在WTO改革中能够得到体现。“投资便利、透明,能够对并购或者投入结果有更好的预期,这点非常重要。”杨元庆说,“大家知道并购往往要花很长的时间,从谈判到做尽职调查等等。如果谈好了,最后得不到政府审批,就会浪费大量时间精力和钱,甚至要有赔偿。这对于企业来说其实是非常致命的。”

欧阳伯堂也认为,WTO的改革非常关键,不仅仅对一国或者一个民族重要,对整个世界所有人都非常重要。不平等问题越来越严重,而应对不公平,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重新塑造WTO。

詹姆斯·巴克斯坦言,WTO需要解决贸易、投资和竞争政策等方面的问题,在塑造国际贸易规则方面,为了促进可持续发展可能要进行国际贸易的改革。“我们要做很多事情改善世贸组织,但是最基础的是,我们不能够改变对于WTO这种最根本功能的认识和共识。”

他说,“我们不仅仅要WTO能够生存,还需要让它取得成功。很多组织都不完美,退出这些组织绝对不是一个最好的答案。”

上诉机构即将停摆

而当下,“保护上诉机构是一个非常重要并且紧迫的任务。”WTO上诉机构前法官、主席张月姣说。

因美国反复阻挠致WTO上诉机构法官空缺,使案件审理的法官不足最低法定数,该机构到今年12月将面临停摆。

詹姆斯·巴克斯在论坛上介绍说,WTO的上诉机构有七位法官,到今年11月将只会剩下一位法官在任。“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拒绝加入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国的共识,反对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法官进行任命。”

詹姆斯·巴克斯认为,特朗普政府破坏了贸易体系,也破坏了贸易方面的国际法制,并且威胁整个贸易体系的生存。“如果因为美国这样的阻挠,我们没有办法任命新上诉机构的法官,那就意味着上诉机构可能面临瘫痪,我们必须要现在就行动起来。”

“12月10日上诉机构就会停摆了,这太糟糕了。”张月姣认为,上诉机构是富有成效的,可以确保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制稳定和可预见性。

当然,张月姣和詹姆斯·巴克斯都承认,上诉机构不完美,需要改革。

“我知道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上诉机构也是需要改革的,但是这些改革需要秘书处和所有的成员共同努力。”在张月姣看来,首先要有对协议的共同解释,之前是没有这样的共识;一些成员认为,上诉机构的程序太久了,报告页数太多,可以在这方面进行改革;同时还可以把上诉机构成员组成多元化,不光是来自发达国家的成员,也可以有发展中国家的成员,这样才可以维护这样的体制。

“当然,上诉机构并不是完美的,任何国际机构都不是完美的。但是我们是有方式来改善它的。”詹姆斯·巴克斯说,根据美国就上诉机构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可以据此进行一系列的改进,“我们不希望任何其他问题会威胁到上诉机构的存活”。

无论如何,詹姆斯·巴克斯认为,美国只是WTO成员中的其中一个,所以WTO所有成员不能够允许美国绕开这样一种平等的方式。“他们必须要采取一种更加合作的方式来解决美国有关于上诉机构的问题。”

编辑:陈栋栋

编审: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