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沈阳机床等来18亿央企救助金

文 | 中国经济周刊-金台资本组 记者 陈栋栋

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重组后,我们从国企变成央企,好事。”11月18日,*ST沈机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11月18日,*ST沈机(000410.SZ,下称“沈阳机床”)如期复牌,一字涨停,收报7.12元/股。11月19日,沈阳机床再度涨停,收报7.48元/股。

连续两天涨停与这家公司三天前发布的一系列公告有关。根据11月16日公布的《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通用技术集团”)将投入18亿元控股沈阳机床,持股比例为29.99%。

“机床制造属于装备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是通用技术集团的业务板块之一,这项重组整合有利于通用技术集团的发展,也有利于沈阳机床的发展,对发展装备制造业是利好。”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许保利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沈阳机床等来了通用技术

根据沈阳机床披露的重整计划,沈阳机床将引入通用技术集团作为战略投资人。按照计划,沈阳机床应于12 月31 日前执行完毕重整计划。11月18日晚间,沈阳机床发布公告称,沈阳市中院裁定批准沈阳机床的重整计划申请。

根据协议,通用技术集团将投入18 亿元资金用于整体重整沈阳机床,其中7亿元由沈阳机床作为重整沈阳机床旗下的银丰铸造和优尼斯装备的投资款,剩余资金用于按照本重整计划清偿债务、补充流动资金。重整完成后,通用技术集团将借助自身产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帮助沈阳机床提升盈利能力,保障广大债权人和职工的权益。

此外,沈阳机床拟集中剥离与未来业务规划方向存在偏离的资产,加速不匹配资产的出清,为公司业务转型奠定坚实的良好基础。重整计划执行期间,沈阳机床还将通过公开处置的方式进行资产剥离,变现所得的资金将按照本重整计划用于支付重整费用、清偿债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与此同时,沈阳机床重整中实施出资人权益调整,以沈阳机床现有总股本7.65亿股为基数,按照每10股转增12股的比例转增合计约9.19亿股。上述转增股份不向原股东分配,由战略投资人受让约5.05亿股;剩余约4.14亿股按照本重整计划规定用于清偿债权。

至此,“大国重器”沈阳机床的债务危机暂时得到了缓解。机床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重整方案是早就谋划的,顺利完成基本没有问题”。

通用技术集团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集团核心主业包括先进制造与技术服务咨询、医药健康、贸易与工程承包。目前,通用技术集团拥有21 家境内二级经营机构,3 家上市公司(中国医药600056.SH、中国汽研601965.SH、环球医疗02666.HK),以及境外机构66家。

沈阳机床由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3家联合发起,于1993年5月成立,1996年7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作为我国装备制造行业排头兵,主要产品有传统机床设备及相关零部件、i5智能机床设备、配套产品、行业工艺解决方案、工业服务等。

8月16日,沈阳市中院依法裁定受理对沈阳机床进行重整的申请,并指定沈阳机床清算组担任公司管理人。

8月23日,沈阳机床管理人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了《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战略投资者招募公告》,通过公开招标方式遴选公司战略投资者,通用技术集团正式报名,拟作为意向战略投资者参与公司重整。

10月30日,沈阳机床发布了重整计划(草案)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方案显示,为挽救沈阳机床,避免破产清算的风险,需要出资人和债权人共同做出努力,共同承担公司实现重整的成本。

截至11月6日下午5时整,共有1530家债权人向沈阳机床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为人民币183.07亿元。

“世界第一”的陨落

机床在国民经济现代化的建设中起着重大作用。“‘母机’不强,谈什么制造强国呢!”原机械部副部长沈烈初的慨叹说明了机床对于制造业的重要性。在这一事关工业基础的重要行业,沈阳机床一度堪称“重中之重”。

“十八罗汉”是中国机床行业不可磨灭的记忆。

“一五”时期,在苏联专家建议下,国家对部分机修厂进行改造并新建了一批企业,其中有18家企业被确定为机床生产的重点骨干企业,业内称为“十八罗汉”,而沈阳第一机床厂就位列其中。历史上,中国的第一台车床、摇臂钻床、卧式镗床、多轴自动机床、数控车床等均出自沈阳机床。

改革开放后,机床行业很快被完全推向市场,经历沉浮。沈阳机床约在10年前登上世界机床收入排行榜巅峰。

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02年到2012年,中国金属加工机床市场消费由52亿美元增加到350亿美元。在这黄金十年中,沈阳机床2011年销售收入达180亿元,在世界机床行业排名第一。

不过,从2012年开始,由于一般机械制造业市场低迷和自身的经营能力等诸多因素,沈阳机床开始走上下坡路。

2012年,沈阳机床亏损1763.46万元;2013年亏损7667.11万元。业内专家杨青当时直言,“中国机床企业产能过剩、同质化严重,洗牌与市场出清即将开始。中国机床业将面临生死考验。”

财报显示,沈阳机床已经连续多年陷入亏损泥潭。今年一笔441万元的欠款将沈阳机床的债务问题曝光在公众面前,沈阳机床彻底进入破产重整的地步。

根据沈阳机床公告,经法院查明,申请人美庭线缆为沈阳机床供货,截至2019年5月,沈阳机床拖欠美庭线缆货款441万元,经申请人催收,仍未支付。被申请人沈阳机床表示美庭线缆对其享有的到期债权属实,企业资金短缺,无力清偿到期债务,对申请人的重整申请及提交的证据材料无异议,对进入重整程序表示同意。

事实上,沈阳机床的债务已经十分庞大,441万元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财报数据,截至2018年年底,沈阳机床负债合计约为202.42亿元,总资产约为203.92亿元。2019年上半年,沈阳机床继续亏损,净资产也由正转负。

i5的争议

围绕沈阳机床的衰落,业界讨论不断,《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观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

一是沈阳机床国内国际扩张速度过快,又遇到机床行业不景气,加之历史负担重、体制机制不够灵活,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二是沈阳机床的i5智能机床产品牵涉精力过多,不是未来的方向。

对于第一点,业内人士有共识。但对于i5则是众说纷纭。

曾长期担任沈阳机床董事长的关锡友(现任沈阳机床母公司沈机集团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每每谈及对i5寄托的希望。

关锡友坦言,“机床作为工业母机非常重要,‘母鸡’不行,‘下的蛋’就不行,孵化的‘小鸡’就不行,中国制造就谈不上品质。”关锡友到国外考察看到外国高端机床,常常感到“眼馋”,他表示,很多领导也问他“我们的机床到底差在哪儿”。  

而用户也对国产机床有颇多期待。中航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航空工业成飞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朝林曾对媒体表示,外资机床企业存在限制用途、价格歧视、服务价格昂贵等诸多问题。

关锡友不甘心中国机床受制于人。2007年,沈阳机床开启转型之路,开始独立研发底层运动控制技术。

关锡友曾向媒体介绍,沈阳机床的一帮年轻人从源代码开始写起,用了6年时间,原创数控系统CNC运动控制技术、数字伺服驱动技术、总线技术等数控核心技术面世,诞生了“沈阳机床自己理解的运动控制技术”,这便是i5系统技术。

“我们是先有i5系统技术,然后在此基础上诞生了我们的产品i5智能机床,好比是人类有了基因,然后繁衍出组织、长成人体。”关锡友曾介绍,沈阳机床以“零首付”把机床租赁给客户,按小时或者按加工量收费,结算的依据就是机床运转所传输回来的数据。

不过,在外界看来,关锡友寄予厚望的i5带给他的是无尽的烦恼。这样的租赁方式给沈阳机床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用户按照使用情况付费,导致资金回笼慢。与此同时,关锡友的销售模式动了同行的奶酪。

支持i5的观点则认为,i5堪称沈阳机床一张不错的牌,将使沈阳机床在很多方面不受制于人。至于沈机亏损,则是生意层面的事。

i5将何去何从?

在今年的乌镇世界物联网大会上,通用技术集团总经理陆益民就表示,做强做优机床产业已上升到集团发展战略的首位,公司将努力突破我国机床产品技术和质量整体水平不高、高端设备严重依赖进口、核心关键技术和部件受制于人等问题,攻克制约行业发展的困难与挑战。

陆益民还表示,通过工业互联网可以构建智能制造新模式,能够以用户为中心,实现人、机、物等融合,用户可通过智能终端及智能制造服务平台随时随地按需获得智能制造资源、产品与能力服务。这被外界解读为沈阳机床新东家隔空呼应关锡友的战略选择。

业内人士认为,当市场机制在机床行业失灵的时候,需要国家层面介入。北京一家机床企业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他最近参加了工信部组织的机床行业座谈会,有关企业围绕困扰产业发展的战略、人才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多数与会企业负责人认为,一般机床产品能够完全市场化的就由市场充分竞争,但在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工程所需机床方面,则需要更多政策上的引导和支持。”该人士表示。

编辑 | 李慧敏

编审 | 张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