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拉卡拉迎来艰难时刻

P73-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孙竹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孙竹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志强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2期)

 

拉卡拉参股公司卷入大数据“黑色产业链”一事持续发酵。

11月20日,据央视报道,江苏淮安警方近日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余条。其中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等涉案人员已被抓获。

拉卡拉通过子公司持有考拉征信32.4%的股权,是其第一大股东。受考拉征信被查消息影响,拉卡拉股价一度最低跌至45.9元/股,股价创上市以来新低。截至11月22日收盘,拉卡拉市值蒸发超26亿元。

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 考拉征信涉案人员被抓

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于2005年共同出资成立拉卡拉,公司最初靠提供信用卡还款、水电煤缴费等便民金融服务起家,目前公司大股东为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作为首批从央行手中拿到支付业务许可证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拥有包括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等在内的全部业务种类,是第一批获得央行颁发的全品类支付牌照企业之一。2019年4月,拉卡拉登陆深交所,成为A股首家第三方支付公司。

企查查显示,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考拉昆仑”)持有考拉征信100%股份。而作为考拉昆仑9个参股股东之一,拉卡拉间接持有考拉征信32.4%股权。A股上市公司数知科技、拓尔思、旋极信息、蓝色光标均分别持有考拉昆仑10.80%股份。

针对考拉征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一事,11月20日,深交所向拉卡拉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拉卡拉与考拉征信的关系,公司是否控制考拉征信;考拉征信违规事项对上市公司经营业务的影响;以及说明公司与考拉征信是否存在业务往来等。

11月21日,拉卡拉在公告中称,目前,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目前只是取证阶段。拉卡拉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征信。公司与考拉征信存在业务往来,均已披露。公司不存在利用个人信息违规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况。

拉卡拉在快速发布公告后,11月22日正式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拉卡拉在回复《关注函》的公告中称,公司不存在利用个人征信信息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形,双方关联交易不会对公司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数据显示,从业绩指标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考拉征信母公司考拉昆仑净利润分别为-110003.85元、-23683881.29元、-12826027.62元,对拉卡拉的业绩对应影响分别为-35641.24元、-7673577.52元、-4155632.95元。从业务往来指标来看,2019年初到目前,拉卡拉与考拉征信关联交易金额约为80万元,约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014%。

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一事得回溯到2018年9月。在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警方侦办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426案件”中,其中一个涉案企业与考拉征信有业务往来,业务往来内容为身份证核验业务。

2018年9月,淮安警方因考拉征信的身份证核验业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原因对考拉征信立案调查。

央视报道称,考拉征信涉嫌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网安大队中队长顾明介绍称,“违规缓存相当于把公民个人信息复制了一份,下游公司再通过数据接口向它调取数据的时候,不需要再向上游调取,节省了开支,属于违法行为。”

考拉征信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是人民银行批准的8家个人征信批筹企业之一,是百行征信9家发起股东及董事单位之一,公司业务涵盖企业信用的征集、评定;企业管理咨询;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等。

11月22日,考拉征信网站(http://www.kaolazhengxin.com)显示无法打开。

经淮安警方查实,2015年3月以来,考拉征信非法提供“返照查询”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11月22日,在拉卡拉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提到考拉征信时称,“考拉征信涉案业务为身份证核验业务,即由被核验人本人授权服务机构核实其身份的真实性,考拉征信通过被核验人主动提供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向权威机构发起核验申请,并将核验结果返回给核验申请方。”

据报道,目前,警方已将考拉征信及相关公司涉案人员抓获。

“包括考拉征信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在内的多名员工一直主动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工作,目前涉案员工处于取保候审状态。”拉卡拉在公告披露的案件进展中这样描述。拉卡拉指出,今年9月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10月,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P72 图为拉卡拉在官方微博中贴出的《严正声明》

 图为拉卡拉在官方微博中贴出的《严正声明》

“买单宝”将拉卡拉“拉下水”  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拖欠商户结算款?

拉卡拉的“麻烦事”还不只考拉征信这一件。11月6日,就有河南当地媒体爆出,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拖欠全国10000多家商户80多亿元结算款。接到商户投诉后,中国人民银行驻河南派出机构日前已经介入调查。

今年11月上旬,拉卡拉在官网曾就此事两度发布声明。随着考拉征信被查,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或拖欠商户结算款一事舆情再度发酵。

监管机构也在11月20日下发的《关注函》中要求拉卡拉,对媒体公开报道称拉卡拉河南分公司拖欠商户80多亿元结算款的事项做出说明。

据“买单宝”客户端自称,该平台是上海赢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赢客”)主营产品,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支付搭建,是以收银买单为场景的粉丝共享综合服务平台。

“买单宝”声称若签约商户对消费者进行红包补贴,“买单宝”将会承担商户这部分开销,会对签约商户给予补贴。然而事实上,据媒体报道,消费者最后是100%全款在该平台买到东西,商户也只收到80%~90%的货款,而剩下的10%~20%则被“买单宝”以补贴消费者的名义收取。

拉卡拉公告信息显示,拉卡拉确认为“买单宝”提供支付通道。对于与“买单宝”的合作,拉卡拉方面称,“基于自身业务需要选择不同的银行或支付机构作为平台的支付服务合作方,我司仅为其合作方之一。”拉卡拉在声明中还表示,“公司在所涉支付业务存续期间,严格按照与商户的约定履行资金结算义务,未拖欠商户任何结算款。”

从商户引流角度,拉卡拉也做了声明,“报道所称的商户由公司原合作方上海赢客所推荐,上海赢客通过其运营的‘买单宝’平台为商户提供引流服务。公司于2016年1月起为入驻‘买单宝’平台的商户提供收单服务,于2017年11月终止所有收单业务合作。”

企查查信息显示,上海赢客近两年多次被列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大部分未履行。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没有兑现营销红包,上海赢客和“买单宝”遭合作伙伴维权。

在商户维权过程中,上海赢客主动切割与支付机构的关系,网上一度流出的上海赢客的声明称,“给商户发放的营销奖励以及红包等相关事宜与收单机构无关。同时本公司亦将保留对存在刷单、套刷、套利等行为的商户,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力。”

拉卡拉方面也急于撇清与上海赢客的关系。

11月8日,拉卡拉在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郑州某媒体不实报道并引发虚假传言的严正声明》,其中提到2018年7月,上海赢客公开发表声明,明确表示给商户发放营销奖励及红包等事宜与我公司无关,其对商户诉求负责,同时,上海赢客向我公司来函声明该公司与我公司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将全权受理商户提出的相关纠纷。

11月21日、22日,拉卡拉又分别在公告和在给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重申了上述说法。

此外,11月上旬,有股民在互动易上问道,“关于河南拉卡拉分公司涉嫌骗取商户80亿元的事是真的吗?”拉卡拉否认:“不是真的,该报道与事实不符。”

“公司已就此事件向相关部门报告、报备。”拉卡拉称,部分商户因为向上海赢客维权未果,便通过法律途径对拉卡拉提出索赔主张,当前已结案件15例,审理法院、仲裁委的生效判决及裁决均认定公司胜诉。

日前,针对商户对拉卡拉河南分公司的投诉,中国人民银行驻河南派出机构相关人士回应媒体称,“我们作为监管部门前期已经主动跟拉卡拉进行对接过了,受理之后,我们将于近期正式答复投诉群众。”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