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北京房产中介小陈的2019

P84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胡巍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2期)

小陈的好运气,似乎在22岁那年就用光了。

2016年他22岁,那是作为二手房经纪人小陈的高光时刻,那一年,中专学历的他赚了将近60万元,而当年从北京一所二本院校毕业的小陈的表哥,月薪5000元。

按照小陈当年的设想,3年后的他应当开着高档汽车,带父母游遍北京的景点。

但2019年11月下旬,在北京望京一间房地产中介门店里,小陈玩着手游,“每天都来店里,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

“我们底薪很少,现在主要靠租赁业务赚点儿钱,月收入不到一万。”小陈介绍, 3年前,他所在的门店只有两个经纪人直接负责租赁业务,“做租赁远不如做二手房赚钱,谁都不想做。”

北京二手房价格指数环比四连降,经纪人:现在买房一定要砍价

从统计数据看,北京二手房房价稳中有降。

国家统计局11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北京10月二手住宅销售价格指数环比下降0.6%,这一指数已是环比四连降。

根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10月北京城六区二手房价格全部环比下降,其中石景山区已连续6个月下降;对比去年10月,仅西城区、东城区同比微涨,其他四城区二手房价格均同比下降。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国仕英分析说,“10月北京二手住宅成交量为8844套,受国庆假期影响,环比大幅下跌28.21%,同比微跌0.39%。目前北京二手房市场总体仍处于低位平稳状态,未出现明显的‘金九银十’,‘金九银十’期间,部分业主降价销售成为普遍现象,降价力度有所加大,使得成交均价跌幅扩大。”

在小陈看来,二手房挂牌价格一直变化不大,但成交价稳中有降。“目前是降价多的房子就好卖。”

“3年前买房千万不能砍价,房价越砍越高,因为一天一个价,晚一天就贵一天。现在买房一定要砍价,我们经纪人也可能帮衬买方。”小陈认为,房价高固然提成高,但如果交易量为零,提成再高也没意义,“走量比走价重要”。

而小陈已经6个月没有交易记录了。

他所在的门店,近半年来也合计不过10余套交易记录,而在2016年,有时他能在一天内卖出两套房子。

以小陈工作门店所在的朝阳区为例,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10月二手房销售套数为2061套,相比上月下滑超过800套。

“即使是刚需,其实也在观望。从个例来看,成交的往往就是让利多的房子,但从整体行情来说,仍然是买涨不买跌。”小陈说。

“租房才是真正的刚需。”小陈认为,“除非你露宿街头,在北京至少要租间房子,不然住哪儿?”

租赁业务曾给小陈带来过希望,2018年夏天,北京房租一度上扬。然而在2019年,房租也稳定下来了。“租不起的人只能离开北京,房租再涨,这部分业务可能也会做不下去。”

“后悔2016年没炒房”

2017年春节过后,小陈那位月薪5000元的表哥也转行做二手房经纪人。“他刚入行没多久,北京的限购政策就来了,成交量陡降。”

在小陈看来,如果说北京楼市有看得见的变化,就是在2017年3月调控新政之后的大约半年里。“后来无论是价格还是成交量,一直都很平稳。变的是人心,时间久了,很多经纪人看不到楼市复苏的迹象,有的转行,有的去了二三线城市,从业人员数量大大减少。”

“3年前,一家中介公司在一个小区可能有两三个门店,现在基本一个小区只剩一个。但要说‘萧条’,也是夸大其词,燕郊那边有关店潮,当年最热闹的街上现在没几家中介门店在营业,北京还不至于像燕郊那样。但未来怎样,谁也说不准。”

小陈曾一度试图转行,就在今年春节后,短暂打了两三个月零工,“没想到错过了楼市小阳春”。

小陈还有一部分同事转战二三线城市,“有些地方仍是量价齐升”。但量价齐升的城市数量也在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70个大中城市中,10月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指数环比上涨的城市为50个,比上月减少3个城市,上涨城市数量连续5个月减少;二手住宅方面,销售价格指数上涨城市数量为31个,比上月相比减少9个城市。

小陈最后悔的是2016年没有加入炒房行列。“年入60万元,在2016年并不稀奇。真正赚到钱的是参与炒房的经纪人,一些门店店长在市场信息方面很有优势。那时北京也限购,但执行不严,有很多作假手段,包括伪造社保记录,很多人敢于冒险,因为收益太高了。这两年楼市不景气,市场秩序反而好了。”

在他看来,近来勉强称得上利好消息的是,11月20日央行披露第三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1年期LPR利率为4.15%,此前为4.2%;5年期LPR利率为4.80%,此前为4.85%。1年期与5年期LPR均下调0.05个百分点。

小陈说:“购房者减轻一点还贷负担,或许买房意愿足一点。”但他又承认,这只是他的“美好愿望”,“0.05个百分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做了5年房产经纪,不自觉地积累了不少金融知识,很难想到自己只是中专学历。”小陈说,他还是打算坚守北京,5年来,这是他最熟悉的行当。“不管怎样,做中介还是比进工厂轻松多了,工资也还是更高。”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