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网

券商股权质押业务的“冰与火”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 | 北京报道

化解股票质押存量风险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2004年11月出台的《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贷款管理办法》规定,证券公司可作为融入方在场外进行股票质押贷款业务,券商开始进入股票质押市场。

券商股权质押业务在经历过了前期快速发展、规模高歌猛进之后,迎来了政策密集出台、业务监管更趋严格的新阶段,部分券商股权质押业务频频爆雷、业务违规遭处罚已成为一种常态。

如何看待券商股权质押激进经营模式与趋严的监管环境的关系?券商股权质押的风险如何化解?

中小券商股票质押频频踩雷

12月1日,中原证券在股权质押业务上的第五颗“雷”爆了,公司公告称,科迪集团以控股子公司科迪乳业(002770)的股权作为质押,向中原证券融资3亿元,公司暂无法收回该笔本金。

中原证券披露的诉讼案件显示,截至12月7日,中原证券今年踩雷5起股权质押,累计诉讼金额13.79亿元,涉及本金10.88亿元。

中原证券在股权质押业务上频频“踩雷”,仅是今年券商行业股权业务违约的一个缩影。

12月6日,一券商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这是利润驱动,形势所迫,股权质押业务赚得多、来钱快。”

近年来,伴随相关政策陆续出台,加之股市波动导致风险升级,券商股票质押业务规模逐渐呈收缩之势。

相关研报数据显示,以上市券商为例,2018年,上市券商表内股票质押融出资金规模同比降幅达24%;2019年以来,上市券商股票质押融出资金延续去年整体收缩的趋势。

股权质押规模呈现收缩之势,但部分中小券商仍从事高风险业务,其股权质押业务上违约事件仍时有发生。

《中国经济周刊》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多家券商公告股权质押业务出现违约,银河证券踩3亿元股票质押大雷,东方证券踩雷*ST东南、*ST刚泰、*ST大控,国海证券踩雷*ST高升等。

违约踩雷带来的减值损失也不小。据报道,截至6月30日,今年以来因股权质押业务踩雷,东方证券、西部证券、东北证券、山西证券、国海证券等10余家券商因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计提资产减值,资产减值准备近18亿元。

12月6日,某中小券商分析师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股权质押业务违约,一方面是部分券商对增量风险认识不足,就急忙拓展股票质押业务规模,另一方面是这些券商主体在增量业务方面,并未开展相应改善能力及经营模式,导致风险进一步加剧。”

华泰证券研报分析称,“股权质押存量业务前期开展粗放,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减持新规限制和券商处置手段有限,风险较多淤积于券商内部,化解尚需周期。”

监管趋严VS激进模式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3日,今年已有8家券商因股票质押业务违规收到了监管罚单,而受罚原因也多集中在尽职调查不到位、内控不完善、融资用途管理不严格等。如12月2日,南京证券公告称,因业务违规,公司被沪深交易所暂停股权质押业务3个月。

监管层的密集处罚也让券商激进的股权质押业务模式再度引起市场关注。

12月9日,某大型券商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在监管趋严大背景下,部分券商的股权质押业务市场开拓趋于保守,很多券商都开始收缩股权质押业务的规模,甚至出台了额度限制,除非特别优质的标的才考虑。”

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证监会向券商机构下发的《机构监管情况通报》显示,监管部门对今年以来股票质押规模增幅较大的9家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后,披露了目前股票质押业务存在的五大问题:一是业务定位不清,盲目追逐利益;二是风险意识不强,风控措施不足;三是审核把控不严,质押率设置不严谨;四是尽职调查不完备,甚至缺乏尽职调查;五是贷后风险管理流于形式。

近两年,监管机构先后针对券商股权质押业务出台《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证券公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管理指引》、《关于证券公司办理场外股权质押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事项的通知》、《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计算标准(征求意见稿)》等政策文件。

一边是政策密集出台,业务监管更趋严格;另一边是部分券商希望通过股权质押业务追逐“赚钱效益”,虽然风险频发,但利润还是能产生驱动力。

尽管是“烫手山芋”,但股权质押业务也为券商带来可观的收益。有投资者注意到,在券商行业股权质押业务收入大幅下滑的大背景下,2019年上半年,包括南京证券在内的14家券商上半年股权质押利息收入仍同比增幅超30%。

某大型券商相关人士认为,“随着上市公司越来越多,股权质押的需求仍然存在,有需求就有市场,未来股权质押市场蛋糕规模或将保持扩大趋势。”

《中国经济周刊》梳理发现,除了中小券商在切分“蛋糕”,股权质押业务仍然是头部券商的主场。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2月9日,股票质押回购业务方面,海通证券交易次数314次,远超第二位国泰君安(244次),中信证券、招商证券、中信建投、华泰证券紧随其后,交易次数均超130次。交易股份参考市值方面,中信证券以834.31亿元排在首位,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分别以439亿元、353.8亿元的交易股份参考市值分列二、三位。

而面对股权质押业务激进发展带来的风险,华泰证券研报分析称,“头部券商通常业务体量较大、集中度较低,即便由于风控标准相对激进导致遭遇一些风险情形,也能将相关比例控制在可控水平。而中小券商资产规模体量相对较小、集中度较高,部分激进中小券商风险项目占比显著高于同业,在存量风险尚未充分化解背景下,存在一定风险。”

编辑:李慧敏

编审: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