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享健和他背后的千亿帝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2期)

一场历时约12小时的被挟持事件将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平静的退休生活打破。

6月15日清晨,据佛山市公安局官微通报,6月14日17时30分许,佛山110接报警,顺德区北渭镇美的集团君兰生活村一住宅有外人闯入,威胁住宅内人员人身安全。6月15日5时许,民警已抓获5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事主何某某安全。

美的集团在6月15日早上7点13分发布官方微博称,感谢公安,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心,并转发链接《事主平安!佛山公安警情通报》。

78 美的创始人何享健 视觉中国

美的创始人何享健   视觉中国

身家超过丁磊、杨惠妍

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自2012年退居二线之后,较少出现在公众视野。

公开资料显示,1942年,何享健出生于广东顺德北滘镇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仅有小学文化学历。当时的北滘镇,还是个极其落后的小渔村。

但是很多年以后,这个小渔村因为两家知名企业而被外界所知晓,一家是何享健创办的美的集团,另一家便是杨国强创办的碧桂园。

何享健创办的美的集团现为国内A股市值最高的家电类上市公司,根据6月15日美的集团收盘价58元/股,其总市值已达4059亿元。目前,何享健旗下的美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美的集团31.73%的股权,为美的集团第一大股东,同时何享健还直接持有美的集团0.65%的股权。

据胡润研究院2019年10月10日发布的《2019胡润百富榜》,时年77岁的何享健及其儿子何剑锋以1800亿元财富排名第四,仅次于马云、马化腾、许家印,领先于网易创始人丁磊和碧桂园的杨国强杨惠妍父女,这不仅是何享健在胡润百富榜上的历史最高排名,也是制造业企业在2019年榜单中的最高排名。

2020年2月26日,何享健家族以1820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41位。2020年4月7日,何享健以255亿美元财富(折合1806亿元人民币)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36位。

何享健被称为“中国最低调富豪”,又被家电企业领导者董明珠和张瑞敏视为“最大的敌人”。

早已将美的交棒职业经理人

与许多培养子女当接班人的富豪不同,何享健是中国最早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和最早放权的企业家。

美的集团资深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何享健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世界500强企业,从中总结出一条规律:很多企业的没落都和家族式管理、传承脱不开关系。“董事长很早就明确表示,美的一定不会成为家族式企业。他的名言是,美的(上世纪)60年代用北滘人,70年代用顺德人,80年代用广东人,90年代用中国人,21世纪用全世界的人才!”

为了兑现这一承诺,2012年,何享健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又在不久后退出美的集团董事会。在“美的系”企业决策层里,没有何氏家族成员,包括何享健及其儿子何剑锋。何氏家族仅仅作为大股东存在,即使在持股方面,子女也都避开,形成“公公+儿媳”的持股组合。

但是,何享健唯一的儿子何剑锋在资本界也是鼎鼎有名。何剑锋目前为盈峰资本实控人。

公开资料显示,1994年之前,何剑锋是做空调制造相关生意。1995年到2002年他成立了多家企业,包括广州东泽电器公司、顺德北滘盈科电子公司,并且成立了盈峰集团。他做的行业涉及到了商业零售、电子、投资等。在盈峰控股官方发布的关联企业中,美的控股、美的集团、美的地产赫然在列。

2007年,何剑锋还成立了合赢投资,专门做投资业务。接着,他还将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5%的股权收入囊中。也正是在这一年,何享健让儿子回到美的工作,接手美的持有的上市公司上风实业25.2%股份,成为上风实业的第一大股东。

根据天眼查显示,美的集团控股股东为美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5.49%,美的控股由何享健实际控制,持股94.55%。美的控股剩余的5.45%股份,则是由何剑锋的妻子卢德燕持有。早在2009年,卢德燕就曾以19亿元的身家跻身胡润女富豪榜的第42位。

收购“欧洲贵族”库卡的后遗症

2020年4月4日,美的集团公布了2019年财报,去年美的集团实现收入2793.81 亿元,同比增长6.71%;实现归母净利润242.11亿元,同比增长19.68%。同日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的集团营收同比下滑22.86%,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1.51%。

2017年,美的集团斥资292亿元,最终完成对德国工业机器人巨头库卡的要约收购(94.55%的股份)。从此,在美的集团的版图中,多了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一项。

库卡是德国著名的机器人公司,被誉为“欧洲贵族小姐”,收购库卡不仅是美的集团推进“智慧家居+智能制造”的“双智”战略、推进集团全球化发展、优化产业布局、深入全面布局机器人产业的关键一步,也是中资出海收购的明星项目,此事受到德国、欧盟和中国产业界的特别关注。

然而,库卡并没有给美的集团带来预期的增长。

2018财年的财报显示,库卡的销售额同比下跌6.8%,从上一年度的34.79亿欧元下滑至32.42亿欧元,税后净利润为1660万欧元,同比下跌81.2%。

库卡将业绩的下滑归结为全球制造业的不景气及中国面临贸易摩擦而产生的负面效果。而2020年的疫情,无疑又给原本不景气的库卡一击。2020年4月27日,库卡发布财报称,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6.2亿欧元,下滑15%,库卡息税前利润(EBIT)为负3420万欧元,去年同期为2220万欧元。

“美的集团并不想在传统家电赛道延展,而是在向科技企业加力转型,工业互联网、机器人及自动化是重要的战略布局方向。库卡业绩虽然近年来不理想,但其在美的集团营收中占比并不高,只有10%左右,因此不至于拖累美的集团整体业绩。实际上,美的集团的业绩近年来还是不错的,营收和利润都保持着稳定增长,当然如果库卡业绩更出色一些,美的集团整体业绩会更好。”家电分析师丁少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受疫情影响,4月份美的集团内部通知文件显示,美的集团暂停支付高管30%的月薪。这部分工资将于2020年底根据集团整体业绩和单位业绩进行返还。美的集团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今年确实是一个挑战。为了与企业共渡难关,美的高管们在沟通后达成协议,自愿冻结薪酬以示决心,并将继续专注于业绩。”


2020年第1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