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官场掀起反腐风暴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4期)

海南反腐冲击波一直未停。从副部级官员到下辖地市各级官员均在“打虎拍蝇”之列。

三亚是重灾区吗?2019年以来,曾在三亚主政的官员已至少有6人先后落马。其中一位落马官员被披露的贪腐细节令人瞠目结舌。

74

     多位曾主政海口、三亚的官员相继落马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杨琳

7月13日22时,中纪委通报海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审查调查。

3天前,王勇还在出席公开活动。7月10日,海南现职省级领导干部一行来到海南省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集体接受警示纪律教育。当时,王勇作为省领导出席。

王勇是党的十九大后海南落马的第二虎。4天前,“首虎”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于7月9日被控受贿1.07亿余元受审。值得注意的是,两人都曾在三亚任职,2014年10月,王勇从三亚市市长转任海南省委统战部部长时,张琦履新三亚市委书记。

75-1海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勇(资料图)

海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勇(资料图)

75-2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审现场

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审现场

海南任职29年,多名前下属被查

公开简历显示,王勇,1957年2月生,他早年曾长期在山东共青团系统工作,1991年4月出任共青团山东省委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正处级)。

4个月后,他离开山东,赴任海南省机械工业总公司纪委书记。之后的29年,他一直在海南任职。2000年3月,王勇出任海南省澄迈县委书记,成为副厅级干部。5年后,王勇晋升省交通厅厅长。

2008年至2014年,王勇任海南省三亚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14年10月,王勇转任海南省委统战部部长。

2016年1月,王勇出任海南省政协副主席、海南省政协党组副书记,跻身副部级。2017年5月,王勇卸任统战部部长,仅担任海南省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直至此次落马。

近年来,三亚官场频频震动,除了张琦和王勇外,曾在此任职的官员也有多位被查。2019年,时任三亚市副市长王铁明,时任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朱永盛和时任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蓝文全先后被查。2020年6月,已退休7年的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白宇被查。

他们之间还有工作交集。蓝文全和王铁明分别在2012年6月至2012年11月和2010年9月至2012年2月期间担任三亚市政府副秘书长。王勇当时是三亚市市长,是他们的上级。

另外,蓝文全和王铁明还都曾担任过三亚市副市长,巧合的是,两人都在2016年11月即张琦离任三亚市委书记时被提拔为三亚市副市长。此前,多家媒体纷纷猜测,包括蓝文全在内的多位官员落马均与张琦案有关。

“靠工资我也买不起房”

王勇在三亚任职长达6年,是他工作生涯中的重要一笔。2014年,王勇的一条“朋友圈”成了当时的热门话题。

王勇在朋友圈中说,他在2014年的大年三十因为流感病倒了,还希望大家多多关注三亚。“要想三亚红火,需要付出代价(当然不是生病这么简单)。”

当时,每到春节等旅游旺季,三亚就会因为某个负面话题陷入舆论漩涡。“天价宰客”“回扣门”“商业贿赂”事件,令三亚旅游形象跌至谷底。

王勇曾称,“如果一年不出现问题,我就心里不踏实。”他认为,如果一年不出现问题,可能就是大家对三亚的关注度不高了。

谈及三亚旅游乱象背后的原因。王勇多次表示,游客数量增长太快,30万人口的三亚市区在旺季要接待超百万游客,基础设施和服务都还欠缺,供需矛盾突出。之后,他用“刮骨疗伤”来形容旅游市场的整治,他称,即使旅游收入、游客人数下降、政府财政收入下降,也要坚决整改,换来“顽症的痊愈”。

2014年,王勇还有一句“金句”登上了媒体头条。当时,三亚房价均价已高达2万多元并且还在上涨。王勇当时称,靠普通工资收入,我也买不起商品房,只能买“双限房”。

 

三亚厅官受贿细节首曝光:

送钱者多到排队,还让商人从海口赶到三亚帮其买单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杨琳

“当我踏进留置室那一刻,我心慌了,精神濒临崩溃;我心碎了,心情悲痛欲绝。”蓝文全一直清楚记得2019年8月16日,也是他被留置的第一天的心情。

落马前,蓝文全是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被查近一年后,蓝文全的犯罪细节近日首次披露。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求他办事的不法商人已经夸张到要在包厢外排队,等着给他送钱。

76 蓝文全

蓝文全

长年任职三亚,受贿超千万元

公开简历显示,蓝文全,1963年5月出生,早年曾有近4年时间在广东省海南自治州任职。海南建省后,蓝文全一直没离开过三亚,历任海南省三亚市政府招待所所长、三亚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副局长、三亚市爱卫办主任、三亚市城市管理局副局长等职位。

2005年12月起,蓝文全迎来工作生涯中的重要一笔。近7年时间,蓝文全担任海南省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党组成员、局长,党组书记、局长。这是他首次担任重要领域一把手。

2012年6月,蓝文全出任三亚市政府副秘书长;同年12月,出任三亚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

4年后,蓝文全晋升三亚市政府副市长。2019年3月,蓝文全成为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直至落马。

今年6月,蓝文全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80万元。法院查明,2009年至2019年,蓝文全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好处费共计超1541万元。

蓝文全的双开通报中指出,蓝文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从事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放贷活动;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插手工程项目承发包。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投标、打击违法建筑、广告牌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三亚“红人”,

送钱者得在包厢外排队

7月22日,中纪委披露了蓝文全受贿的更多细节,其中特意提到了蓝文全任职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时期。这是他腐化堕落的起点。

2010年7月,三亚开始实施一场大规模集中打击违章建筑的行动,作为行动指挥者,蓝文全积极冲锋在拆违打违一线。不久后,他开始“飘飘然”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无论是领导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找他说情,“那时候自己在三亚也算得上是‘红人’。”

看到一些老板挥金如土,处处享受着高档消费和服务,他的心态开始起了变化:自己能力又不差,工作也努力,但是得到了什么?

“一方面,(我)在大会小会上大讲廉洁自律;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机会肆无忌惮、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红包和钱物。”蓝文全说。

他爱打麻将,一些不法商人投其所好,专门挑选了隐蔽场所供其打麻将,陪打者则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麻将桌上,蓝文全赢多输少。

商人刘某就是他的“牌友”之一。有一次,刘某在海口办事,蓝文全让他在一个半小时内从海口赶回三亚帮他买单。不过,刘某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是近一亿元的拆迁工程项目,赚得盆满钵满。同时,他也不忘感谢蓝文全,陆续送给其“好处费”300余万元。

在三亚,蓝文全收钱才办事成为公开的秘密。“收完红包甚至都记不清到底是谁送的。”审查调查人员表示,蓝文全说不清来源的红包礼金就有400余万元。

蓝文全收钱甚至还有固定的地点——该市某茶艺馆。“想给蓝文全送钱得排队,进到包厢里寒暄几句后,说清楚请托的事项,把钱交到蓝文全手里,就要马上知趣地从包厢退出,因为门外还有排队的人。”一名涉案老板说。

离开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后,他也没有就此收敛,反而利用不同职务的具体请托事项不同,把手中的权力用到了极致。担任市园林环卫管理局一把手时,绿化工程、保洁项目等就是他手中的“筹码”;在担任三亚副市长时,国土、园林等分管领域成了其“私人领地”。

蓝文全表示,自己本有机会回头,但却一次又一次放弃。

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一把手是高危岗位,2009年和2015年,蓝文全的前任和后任皆因贪腐被查。当时蓝文全也曾害怕过,甚至退回了一些他认为有“风险”的钱物。但不久之后,他自认为“风头已过”,便又伸出了贪婪之手。

不仅如此,在其担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市园林环卫管理局等几个部门主要领导期间,组织曾多次就相关问题对他进行函询,他没有选择相信组织,而是选择相信那些平时和他称兄道弟的老板、朋友会守口如瓶。所以在函询回复中,蓝文全想方设法隐瞒实际情况,最终蒙混过关。

之后,他当上三亚市副市长。“我的侥幸心越来越强,在贪腐的路上越走越远。”蓝文全说。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