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发数字人民币红包,释放啥信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邓雅蔓 | 深圳报道

10月9日零时起,深圳发起一场“促消费+数字货币试点”的双重惠民活动,引发了一轮抢数字人民币红包的热潮。

此次活动面向所有在深个人,无论是否拥有户籍,都能通过登记抽签方式“抢红包”。据了解,“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总额为1000万,数量5万个,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

活动参与过程并不复杂。想参与此活动者,可通过“i深圳”APP平台登记个人姓名、手机和身份证号,并通过平台给予的确认码申请抽签(截至10月11日8时)。

和不少深圳人一样,记者也忍不住亲自体验了一把抽签抢数字人民币红包的“忐忑”。

此次活动对于手机号和身份证归属地并无太多要求,记者此次就使用了北京的手机号码注册,只要是中国大陆手机号和二代居民身份证即可。但要求预约登记时所处地理位置在深圳市行政区域内(含深汕特别合作区),所以如果抽签系统读取位置发现手机所处地理位置不在深圳,就无法预约抽签。

抽签结果出来也比较快,预约登记信息提交后,“i深圳”系统将在两小时内完成审核。

不过,对于5万个“幸运”的中签者而言,要真正使用到数字人民币,还需要经过好几轮操作。

10月12日18时起,中签人员将陆续收到中签短信,他们首先需要根据短信指引下载安装“数字人民币APP”;紧接着,他们还要注册登录并开立预约时所选银行的“个人数字钱包”;然后,“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的200元才会自动归属于他们的“个人数字钱包”。

数字人民币红包的使用范围和时间也有着一定限制。比如,此次红包只能在深圳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使用,既不能转给他人,也不能兑回至本人银行账户,比微信红包未有人领取直接退回银行卡的规定要严格。

此外,与微信红包相比,数字人民币红包的有效期更长,有效期为10月12日18时至10月18日24时。超过有效期未使用的红包,将由数字人民币系统统一收回,对于中签者可谓是“不花白不花”。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领取和使用无需绑定任何银行卡。只是当使用金额超过红包金额时,需要使用工、农、中、建4家银行中任意一家的银行卡对钱包进行充值或绑定钱包。

46

千万红包只是“毛毛雨”,数字人民币布局才是重中之重

相比于此前深圳市政府动辄亿元级的消费券,此次千万的数字人民币红包可谓只是“毛毛雨”,但其里程碑意义不可小视。

据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网站消息,本次发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由深圳市罗湖区出资,既是深圳市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期间,为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开展的创新实践,也是数字人民币研发过程中的一次常规性测试。

深圳市政府并不是第一次推行数字人民币,也不是首个推行数字人民币的城市。

10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 SIBOS (SWIFT International Banker’s Operation Seminar)银行和金融会议上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已达到共计11亿元的试点交易额。

他表示,深圳市政府曾使用数字人民币红包奖励大概5000名参与治疗新冠肺炎病人的医护人员。与此次活动一样,该红包同样是在深圳罗湖的指定商户使用。

截至今年8月底,国内的数字人民币已实施6700多个用例,涉及从账单支付、运输到政府服务的交易。

从试点区域来看,目前数字人民币已在深圳、苏州、雄安和成都试点,未来将在2022年冬奥会进行内部场景封闭试点测试。

9月6日,《中国(雄安新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公布,提出鼓励跨境电子商务活动中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探索数字货币跨境支付。

继深圳和雄安等4地后,北京有望成为下一个推行数字货币的城市。9月21日,《中国(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发布,方案提出,支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数字金融体系。

数字人民币本质上与电子支付不同

从全球来看,目前俄罗斯、英国等国的央行都在研发数字虚拟法定货币,但是中国率先进入测试阶段。

此外,全球官方对数字货币尚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从广义来看,数字货币作为一种电子货币,具有支付和流通属性,可以作为纸币的替代品。

但截至目前,尚未有一种数字货币得到国家央行授权,享有与纸币同等的法律效力。

“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将打破我们在零售场景的交易壁垒,使得交易更便捷。”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郝毅表示,以支付宝和微信这两个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例,两者为了竞争,设置了交易壁垒,比如在各自的应用场景中屏蔽对方的支付方式,造成了交易障碍,从而增加了用户额外的支付成本和使用负担。

此外,他还提到,数字货币虽然可能与电子支付方式感受类似,但是两者从本质上还是有着较大区别。

比如,虽然类似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平台都使用电子支付方式,但是交易时所用的钱都是通过银行账户而来,也就是说钱实际上还是对应着一张张纸质钞票。

“数字人民币因为其法定货币无限法偿能力的优势,运营机构无法通过人为设立交易壁垒巩固优势。”郝毅称,商户不需要加盟某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的支付生态,有助于市场公平竞争,而市场公平竞争带来的价格下降、质量提升也将直接惠及消费者。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9期)


2020年第1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1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