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求职季来了?

《中国经济周刊》 见习记者  孙晓萌

又到毕业求职季。874万人,这是2020届毕业生的总人数,比2019届新增40万。2021届毕业生人数再增35万,总体规模已达909万,创历史新高。据央视财经报道,2020年,向国内岗位投递简历的归国人才数量较2019年增加33.9%。2021年春节后的第二周,由于考研成绩公布,更多应届生流向就业市场,求职人数预计同比增长143.1%。

找工作有多难?3位毕业生向《中国经济周刊》讲述了他们的求职故事。

 

p111

 

求职幸运儿,赶上应届“末班车”

2020年年底,在毕业5个月后,2020届的芳玉终于接到了山东威海一高校的政审通知。她总算赶上了2020届应届求职的“末班车”。

芳玉是某211大学政治学专业的研究生,但她所在的专业并非学校的“双一流”学科,也并非就业市场上的“刚需”专业。

当芳玉的同班同学在2020年10月份返校办理三方协议的时候,他们的辅导员说:“这个同学贡献了2%的就业率,下一次再考核学院就业率,总算能到52%了。”学院的毕业生人数仅有两位数,可是直到2020年10月,近一半的人还没能签约。

2020年9月,很多招考简章已经不再写招聘“2020届普通高等院校应届毕业生”这句话,而是变成面向“2021届应届毕业生及两年择业期内未就业的高等院校毕业生”。

芳玉报考过山东聊城的人才引进计划,她本来以为聊城不是热门城市,这个岗位应该没什么竞争,会很好考,结果出乎意料。

聊城的引进计划仅针对“双一流”院校的毕业生,不限专业不限应届历届,免笔试,仅招10人,却吸引了数百人报名。招考方设置了两轮视频面试来筛选应聘者。当时芳玉在准备毕业论文,止步第一轮面试。

其实,芳玉也有其他机会,她入围过山东某银行的面试,但是听说这家银行待遇并不好,最终连面试都没参加。她也拿到过德州一家民办中专伸出的橄榄枝,这家中专承诺给她解决编制,但她觉得不是很可靠,最终放弃。

进入2021年,有的招聘简章变成 “招聘2021届应届毕业生及2020届的北京生源毕业生”,两年择业期和2020届在简章里出现得越来越少。

但这并不意味着2020届毕业生们都“上岸了”,在“高校应届毕业生已达909万”这条热搜的评论区,仍有网友表示,自己作为一名历届生,还没上岸。

立志教书育人,现实屡屡受挫

芳玉同专业的学妹小瑷感觉,他们的求职季,似乎比2020届学长学姐更难。小瑷的就业老师说,2021届的岗位储备确实挪了一些给2020届毕业生。

自从2021届校招开始,小瑷至今只接到北京一家出版社的面试。“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直接告诉我,他们的工资待遇很低。而且老是问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例如我家境怎样,似乎是在试探我,靠着微薄的薪水,我能不能在北京维持生活。”小瑷对记者说道。

这家出版社最终招了一名北京女孩,小瑷猜想:“可能他们觉得,她在这有家人支持,能坚持下来,更具稳定性吧。”

起初,小瑷的理想职业是教师,当她和同学跑了一场北京高校的教育专场双选会后,觉得在北京做中学教师可能没戏了。这场北京高校的应届毕业生教育类双选会上,很多教师岗位应聘条件的硬指标是“北京户口”或者“师范类院校毕业生”,她俩全不符合,两个姑娘只能铩羽而归。

那么,应聘高校的行政岗和辅导员呢?小瑷发现,如今的高校辅导员门槛很高,需要提供科研证明、学术成果清单,提供一切可以证明自身科研能力的材料,有的高校要求应聘者本硕都是211或985。

“想要入围高校辅导员笔试,你得往下找,投那些不如你本校的高校,成功率会大一些。”小瑷告诉记者。北京高校出了名的难进,身为硕士研究生,小瑷的竞争对手极有可能是博士生,她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本校的辅导员招聘了。

那么,离开北京呢?北京高校毕业生南下当中学老师,似乎已经是一种风潮。小瑷在应聘江浙地区的中学老师时,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居然毕业自清华北大,同等条件下,用人单位会更喜欢清华北大的学生。惊讶之余,小瑷也能理解,她的朋友已签约杭州一所中学,约定年薪16万元,转正之后涨到19万元,这个待遇对应届生来说,相当不错。

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曾报道一则消息,内容是“深圳龙华区30万年薪招聘中小学教师,入围体检者超八成是研究生及以上学历”。报道称,龙华区给出的薪酬待遇相当诱人,本科生年薪26万元以上,研究生28万元以上,全日制博士另外奖励20万元,优秀毕业生奖励3万至8万元,优先为受聘者申请人才住房、长租公寓。全年带薪假165天,非师范类学生、没有教师资格证均可报考。

深圳市龙华区教育局公众号相关文章显示,最终,491个岗位吸引了3.5万人报考,入围体检者有362人是研究生以上学历,这其中还有22名博士生。博士生中有5名清华博士、5名北大博士。

随着薪资上涨,教师岗位竞争也更加激烈。前几年,小瑷有一位学姐考入了深圳某教育集团做老师,虽然有这位学姐辅导备考,但是近两年,小瑷所在的系再没有应聘成功的学生。很多有志于成为中学教师的青年,将目光转向江浙。

超龄?他能顺利在北京落户吗?

令小瑷的同班男同学尚岸苦恼的是,他超龄了。尚岸将很大精力放在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招聘上,虽然是2021届如假包换的应届生,由于读研前工作过一阵,1992年出生的他,能投的事业单位并不多。

记者查阅的几个在京直属单位招聘简章上,都包含了如下规定:硕士研究生不超过27周岁(1993年3月1日以后出生)。

这个规定可能与落户政策有关。2018年2月印发的《北京市引进非北京生源毕业生工作管理办法》中第十三条规定,“引进毕业生原则上应具有研究生学历。引进当年博士研究生一般不超过35周岁,硕士研究生一般不超过27周岁。其中,教育、医疗卫生系统引进硕士研究生一般不超过30周岁。”所幸国家公务员考试和北京公务员考试的年龄限制相较而言不严格,仅要求年龄在18至35岁之间。

目前,尚岸只进入了北京市公务员考试的面试环节。他入围的是区级基层执法岗,招2人,他排在第四,排在这个位置令人难受,虽有希望上岸,但是必须拼尽全力。为此,他报了一个面试模拟班。

“在这个班,老师不讲任何理论,只负责点评,需要班里的20个同学互相配合,进行面试环节练习。3天的课3000块钱,这个价位已经是最便宜的面试课了。”尚岸告诉记者。

即便北京公务员考试被录取,他还是得担心,自己能不能落户。

论文vs工作,应届求职的“两难”

不止一位毕业生告诉记者,有点后悔,没能早点开始国考、省考、文职、事业单位各类笔试的复习。小瑷对记者说:“考工作居然比考研还难。”正式进入秋招后,写论文和找工作是同步进行的,如何兼顾这两件事,既考验能力又考验心理。很多毕业生的状态是,工作杳无音讯,论文频繁挨批。

芳玉的老师们也认为,2020届的孩子们经历的是相当不平凡的毕业季。像芳玉、小瑷这种文科生,居家写毕业论文倒是不难。她们的毕业论文多基于文献、资料,对理工科学生来说,如果无法返校,毕业设计几乎没法开展。论文不通过,延毕也会随之而来,签好的工作也无法到岗了。

平衡好找工作和写论文,是毕业季“荒野求生”的一体两面。

草长莺飞三月初,2021届的春招刚刚开启,小瑷心里虽然没底,但是投递简历、准备笔试已经成为她每天的必做功课。希望春招机会更多一点,希望论文不会被卡,也许,每一个毕业生都曾经在春天如此期盼吧。

(文中芳玉、小瑷、尚岸均为化名)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6期)


 

2021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