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50年: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编者按:

中美关系备受关注。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通过回顾50年来中美关系史的演变,准确把握中美关系复杂性,认清局势,预测未来?

本书以时间为序梳理了1969 — 2019年50年间当代中美关系发展史,重点以尼克松、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等任期内的中美关系为着眼点,史论结合、深入浅出地阐释不同时期中美关系的发展特点和演变规律。

本书有创见、有深度、接地气,对于读者了解中美关系史、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把握当前中美关系,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以下内容节选自《中美关系50年:1969 — 2019》一书。

106

在中美关系处于重大关口的关键时期,通俗易懂地介绍当代中美关系的历史演变过程,有其必要性。

当代中美关系的开局,始于1969年,到2019年恰好50年。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就任美国第37任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暗示要改善对华关系: “我们谋求建立一个开放的世界——对各种思想开放,对货物和人员的交流开放;在这个世界里,大小国家的人民都不会怒气冲冲地处于与世隔绝的地位。”

中国领导人见微知著。8天以后,1月28日,《人民日报》在五版全文刊出尼克松就职演说。《人民日报》刊出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说,这是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一例。

1969年7月21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放宽对美国旅游者购买中国货物的限制;放宽美国公民去中国旅行的限制。5天以后,中方收到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转交的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曼斯菲尔德6月17日写给周恩来的信,要求访华,会见周恩来总理或其助手。信中说,中美“20年长期交恶”不应继续下去了。

中美搁置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尖锐对立,恢复中美华沙大使级会谈,开展乒乓外交,筹划基辛格(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秘密访华,促成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2月访问中国,中美关系解冻,书写风雨兼程的当代中美关系篇章。

共同利益是当代中美关系解冻的催化剂。日益深化的共同利益是中美关系不断向前的推动力。共同利益减少、竞争矛盾增多,是中美关系走向“严冬”的“西北风”。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不仅关乎中美两国的利益,而且关乎全球的和平与发展。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之一,既有合作也有竞争,既有共同利益也有严重分歧;既有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老大与老二)的结构性矛盾,也有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的尖锐对立,还有文化与民族性的巨大差异。贸易逆差只是两国矛盾的一个爆发点,不是矛盾的根源。

中美两国都面临着两大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作为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两国竞相示强,就会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引发大国战争;两国分别示弱,就会落入“金德尔伯格陷阱”,没有大国为国际社会供给公共产品,世界将进入“战国时代”。

跨越两大陷阱,实现中美互信,关键在于实现“两个尊重”:美方希望中方尊重其领导地位和由其一手创立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方希望美方尊重其核心利益和相应的国际地位。没有两个尊重,中美不仅不能建立互信,而且会加深互疑,甚至落入陷阱。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取得全球领导者地位。美国作为全球老大,不仅绝不做老二,甚至不允许世界上有老二。这是美国确保霸权的基本国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就是这一基本国策的展现。只不过特朗普是一个商人,不懂“政治正确”,甚至故意颠覆“政治正确”,吃相难看,赤裸裸地摆出了“老大耍流氓”的嘴脸而已。

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存在差异,是中美矛盾的重要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决定性因素。老大与老二的结构性矛盾,才是当下美中关系急剧恶化的根本原因、决定性因素。

201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跃居世界第二。从2011年开始,美国推出一系列遏制中国的措施,从“重返亚太”,实施“亚太再平衡”,到组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排除中国。2015年10月5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TPP达成协议后发表声明表示:“美国不能让中国等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以共和党人身份执政的特朗普政府,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对华遏制政策态势,确实呈现出美国“两党一致”的认知,只是手段更加肆无忌惮而已。

只要中国经济保持目前的强劲发展势头,稳居世界第二的位置,美国以遏制中国为主的政策态势就不会改变,美中关系将总体呈现下行走势,虽然也可能出现一些波澜起伏,时好时坏。

因此,美中关系出现目前的困难局面,责任在美方。这是由美国的霸权战略决定的。

中美关系有没有可能有效管控分歧,制止过快下滑的态势和速度,避免两国关系跌入修昔底德陷阱,需要大智慧、大格局、大视野、大手笔。

美国不许有老二,中国不必争一时。

中国的最大利益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是与美国争一时之短长。不管他人如何兴风作浪、兴妖作怪,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能闲庭信步,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

(本文标题为编辑所加,内容略有删减)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1年第7期)

2021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1年第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